位置: >要闻 > 正文
扫雷老兵妻子:你去扫雷,就是家里的一颗“雷”
时间:2017-03-16 12:22:09 来源:中国军网

  【2017两会·军营达人之声】

我是一名扫雷老兵——

扫雷就是同死神打交道

■殷炳汉

我叫殷炳汉。“扫雷兵”,是一个已经伴随我很长时间的称呼。

新兵下连,我分到云南省文山州的一个边防连队,亲眼目睹了多起边境群众被地雷炸伤致残事件。看到边境群众残缺不全的身体,听到他们亲人撕心裂肺的哭声,我的心里就痛。

1997年10月,我在云南省军区后勤部工作,听说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二次大面积扫雷即将展开,第一时间就向党支部递交了参加扫雷行动的申请。经过第一、二次大扫雷,中越边境大部分雷区被扫除,但是受当时经济和技术条件限制,只能将部分雷区进行封围。中越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后,又新划入部分雷区。

随着云南沿边开发开放深入推进,边民临边活动日益频繁,加上自然环境变化,“雷患”仍然威胁着边境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人畜触雷情况时有发生。

2015年6月,当云南省和省军区组织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排雷行动时,我迫不及待报名参加,以一名扫雷老兵的身份,再次踏上曾经战斗过的雷场。

说实话,我参加这次扫雷行动,亲戚朋友和身边战友都感到十分惊讶和不解。当时,我到云南省石屏县人武部任副部长兼军事科科长还不到半年,妻子刚随军到部队,两地分居十多年的一家三口终于团聚在一起。得知我要去中越边境参加扫雷,妻子不解:“刚团聚就分开,还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你心里面还有没有这个家?”战友也打电话给我:“你都是副团职干部了,何必再去雷场呢?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,只知道自己应该去。

扫雷就是战斗。中越边境雷区大多分布在山高坡陡、怪石嶙峋、蛇虫肆虐、交通不便的山岳丛林中。这里的地雷不仅种类杂、数量多、埋设密,而且历经30余年仍保持良好的战斗性能,稍不小心即会引发爆炸。在前两次大扫雷中,牺牲1人、负伤30余人,其中因伤致残12人。可以说,扫雷就是同死神打交道,一旦踏入雷场,就等于一只脚踏在人生道,一只脚踩在鬼门关。

2016年3月,我队冒着浓雾在文山老沙仁寨雷场排雷,在半山腰的灌木丛中发现一枚绊发雷,我凭经验识别出这是“诡计雷”,认定雷坑下还有压发雷。通过探排,在雷坑下排出呈三角排列的3枚塑料壳压发雷。当打开这3枚体型很小的地雷时,里面的雷管还崭新发亮,如果处置不妥当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虽然雷场凶险,但我们却不能退缩,越是情况危险,党员干部越是要冲锋在前。为此,妻子曾多次对我发出警告:“在部队你是一个兵,但在家里你是一片天。你去扫雷,就是家里的一颗‘雷’。”我知道她是关爱我、关爱这个家。我安慰她:“‘雷患’总得有人除,清除干净了,很多家庭就不会缺了,我也就回来了。”

穿上军装就不能躲避风险,军人职业是“高危行业”。希望两会代表委员为强军兴军贡献智慧和力量。

殷炳汉展示排出的地雷

  殷炳汉展示排出的地雷

  扫雷官兵在中越边境493号界碑旁排雷。

  官兵排除的部分地雷和爆炸物

  扫雷官兵排除的一枚七二式防步兵地雷,可以看到拧下的起爆药座像新的一样。

  扫雷官兵正在排除地雷。

相关新闻